醫者 | 協和郎景和:我一生只會做病與病的消除這一件事

原標題:醫者 | 協和郎景和:我一生只會做病與病的消除這一件事

編 / 干玎竹 審 / 袁月

【搜狐健康】時間倒回至1976年7月28日,唐山發生了7.8級的大地震,就在所有人都在拼命出逃的時刻,北京協和醫院的郎大夫正在進行一次分娩手術。

“我似乎聽到了醫院里的嘈雜聲、呼叫聲,醫院總值班已經從電話里下達了維持秩序、安頓疏散病人的指令。我要盡快完成手術,娩出胎兒,保證她們的安全。我讓一位年輕醫生扶好照明燈,怕脫掉下來砸著病人。” 即便是43年后的今天,人們對那個夜晚仍心生畏懼,郎大夫卻一步都沒有離開產房。

這位“郎大夫”就是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名譽主任郎景和教授。郎景和最喜歡別人叫他“郎大夫”,從事婦產科醫療、教學、科研55年,烙在他身上最深的印記,便是“女性健康守護人”。

郎景和曾在書里表示,醫生每天接觸的是病人的痛苦、呻吟、各種各樣的難過和訴說,唯一能夠使醫生激動和慰藉的是病人痊愈出院時那淡然的一笑。

他回憶起五十多年前在海拔4500米的阿里,一個小伙子因為兔唇找不到媳婦,他查閱資料為小伙子治好了后,小伙子拿了匹馬來,把女朋友放在后頭抱著他,把自己放在他前頭,揚起鞭來,高叫著往前奔跑……

阿里的生活雖然貧瘠,但進一步激勵著他的行醫夢想。他為此寫了一首詩:

飛車過大坂 躍馬掠荒原

冰河寒刺骨 懸崖苦難攀

只覺胸前暖 哪管背后寒

相比60歲正常退休,郎景和的退休年限已經延遲了19年。79歲的他仍然依照多年的習慣,每天7點10分從位于北極閣三條的協和宿舍樓出發,走路10多分鐘到協和開始一天的工作。

郎景和愛好收集鈴鐺,他認為鈴鐺和醫學一樣,都是美好的東西,“科學求真,藝術求美,醫學求善。”如今他已經收集了4000個鈴鐺,這頗具精神意味的鈴聲伴隨了他治病救人的大半生,79歲的他希望能夠一直享有這鈴的趣味。他在書中寫到,“我一生只會做一件事,關于病與病的消除,還是關于婦女的。”

【醫者簡介】

郎景和,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名譽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工程院院士。1984——1985年赴挪威、加拿大研修婦科腫瘤及婦科顯微外科,1986—1993年任北京協和醫院副院長,1993—2015年任婦產科主任。中華醫學會婦產科分會主任委員,《中華婦產科雜志》總編輯,中國醫師協會婦產科分會會長,中國醫師協會副會長,美國婦產科學院榮譽院士,英國皇家婦產科學院榮譽院士。作家、醫學科普作家、醫學人文學家,著有《婦女文化》《一個醫生的故事》《一個醫生的詩書》《一個醫生的蛇畫》等。

【出診時間】

周四下午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广东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