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歲街頭乞討,17歲開始演戲,4次問鼎影后,59歲的她活成傳奇

原標題:3歲街頭乞討,17歲開始演戲,4次問鼎影后,59歲的她活成傳奇

10月4日,惠英紅上了熱搜。電影《我和我的祖國》之《回歸》章節中,惠英紅喊話換帽徽那一幕戳動了很多人的心。鏡頭里,惠英紅身姿挺拔,眼神堅定。很難看出,這個美麗颯爽的女人今年已經59歲了。

59歲的惠英紅,比起年輕人來,精氣神有過之而無不及。她的臉上有些許歲月的痕跡,卻絲毫不影響她的美貌,反而增添了一絲魅力。有網友評論:惠英紅的每根皺紋都充滿著故事。

的確,3歲街頭乞討,賣口香糖10年,17歲開始演戲,4次問鼎影后,惠英紅是一代人心中印象最深的打女,她用59年活成傳奇。

惠英紅出生在一個大戶人家,家里兄弟姐妹共有8人。在她3歲那年,家道中落,父親的錢被騙光,一家人生活困難到只能住在一處樓梯下方的狹窄空間,一住就是幾個月。

迫于生計,惠英紅的哥哥姐姐們被送去了戲班子,她成了這個家里的大姐姐。一天有個大媽路過,看到惠英紅家比她還困難,就讓惠英紅跟她去灣仔那邊,帶她去要飯。于是,3歲的惠英紅跟著大媽開啟了賣口香糖謀生的生活。這樣的生活持續了10年。

孩子都是活潑調皮的,惠英紅有次偷偷蕩秋千被媽媽發現了,追了她三條街抓住吊打,鞭子上還蘸了水。媽媽脾氣不好,爸爸身體不好,小小年紀的惠英紅沒有抱怨,反而愈加懂事,對于把她拉扯大,教會她寫自己名字的父母,她一直存有一顆感恩的心。

整天灰頭土臉的惠英紅也很羨慕耀眼的大明星,當看到招聘舞蹈演員的招聘時,她看著自己身上的破布衣服,有點自卑,但還是在夢想的驅使下報了名。

習慣了風吹日曬的惠英紅一點也不嬌氣,在沒有任何舞蹈功底的情況下,她忍著身體撕裂的疼痛加倍練習。惠英紅身上的那股靈氣和耐力被張徹導演看中,讓她出演81版《射雕英雄傳》中穆念慈一角。自此,惠英紅成了曾經自己眼里光芒萬丈的演員。

當時那個年代,流行打戲。拍打戲的男演員很多,女演員卻寥寥無幾,惠英紅是這些打女中尤為突出的一個。

惠英紅21歲那年,接下了電影《長輩》,有一場戲中,女主要連挨多拳,原定女主受不了辭演,這才輪到了她。惠英紅腰上藏著枕頭,連挨男演員結結實實四十多拳,被打到想吐,卻從未說過放棄。功夫不負有心人,憑借這部電影,惠英紅獲得了第一屆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此后,“打女”這個標簽便牢牢的貼在了惠英紅身上,之后有女演員打戲的片子,十有八九都是她拍的,惠英紅很少用替身,因此受傷也就成了家常便飯。

被問到受過最嚴重的一次傷是什么,惠英紅輕描淡寫的說到:“腿斷掉啊。”那一次惠英紅接連翻滾,跳下幾層高的建筑,身上只綁著一根繩子,下邊只鋪了幾個墊子。落地之后腿直接折斷,但時間緊迫,她沒有停下工作,由兩個武術指導架著她,兩條斷了的腿在打晃,上半身的動作繼續一絲不茍地完成。

這就是屏幕前被大家稱嘆的“紅姐”惠英紅,敬業到不要命的程度,為自己拼出一個江湖。

觀眾的口味會變,打戲被看膩了后,惠英紅一時間似乎被人們忘記了。拍寫真被詬病,幾年接不到一部戲,巨大的落差讓惠英紅患上了抑郁癥,36粒安眠藥曾差點讓她再也醒不過來。

重生后,惠英紅也看淡了,她不再在乎主角配角,接下了很多跑龍套的戲,《太極宗師》、《倩女幽魂》……

終于2010年,50歲的惠英紅又憑借《心魔》再次奪得金像獎最佳女主角。2017年,惠英紅在《幸運是我》中,飾演了一個脾氣暴躁無常,有認知障礙的母親,飾演這個角色時,惠英紅的生母已被這個病折磨多年,她在戲里的表演,大部分源于生活。這部戲又讓她獲得了第36屆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很多人驚呼:看慣了惠英紅演打戲,沒想到演情感片,文藝片都這么出色。

在盛產高顏值明星的娛樂圈,惠英紅不能說是最漂亮的那個,但卻是最有魅力的最有故事的女演員之一。出席活動時,惠英紅有大腕的氣場,卻沒有明星的架子,有人夸贊她:“紅姐好年輕!”她也會笑的像個孩子,說:“你們以為我多大啦,我快60了。”

經歷過人間疾苦,不服輸不放棄的惠英紅如今活的夠漂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广东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