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張譯、袁泉到葛優、田壯壯,戲骨們在假期銀幕集體詮釋何為演技

原標題:從張譯、袁泉到葛優、田壯壯,戲骨們在假期銀幕集體詮釋何為演技

這個長假,《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三部大片撐起了太多看點。哪部電影更好哭、哪部電影票房更高已經成了熱門話題。

然而,回眸前半部分的假期,從葛優、黃渤、章子怡、惠英紅、任達華等人的演技到張譯、袁泉的驚艷,這些戲骨們用演技花式搶焦點,在影院外也讓人賞心悅目。

當我們為了誰的顏而雀躍很久后,三部電影里的各家演員演得讓人折服就成了這個長假的隱藏看點。

平凡又閃光的小人物是主線

《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這三部電影毫無疑問都是大片,怎么打動人內心深處就成了最考驗主創功力的課題。而這些人物如何要演出讓人動容也是難題。

作為此次“電影夢之隊”的領軍人物,領銜七大導演陣容的陳凱歌有自己的解讀——把鏡頭對準平凡的人生。這個基調很對,宏大的題材最容易失真,如何抓到生活煙火氣才是要點。

他與黃建新、張一白導演在籌備階段確定了“歷史瞬間、全民記憶、迎頭相撞”這12個字的總體方針。

而在最后呈現的《前夜》、《相遇》、《奪冠》、《回歸》、《北京你好》、《白晝流星》、《護航》這7個單元里,分別執導的管虎、張一白、徐崢、薛曉路、寧浩、陳凱歌和文牧野都很好地完成了創作初衷。

《前夜》里黃渤扮演旗桿的工程設計師、《相遇》里張譯扮演的默默獻出生命的無名英雄、《奪冠》里站在弄堂樓頂手動撐起電視天線的冬冬(韓昊霖 飾)、《北京你好》里葛大爺扮演的貧嘴熱心的北京的哥……這些小人物串聯起了許多人的記憶。

無獨有偶,同樣以真實事件為創作藍本的《攀登者》和《中國機長》也都把目光聚焦在親歷這些事件的幾位關鍵人物身上。

《攀登者》里,吳京扮演的方五洲、張譯扮演的曲松林、拉旺羅布扮演的杰布,其原型就是新中國第一支登山隊的成員王富洲、屈銀華、貢布。

1960年5月30日,王富洲等3人回到大本營受到熱烈歡迎(資料圖片)

《攀登者》里的首登三兄弟,從左至右依次為杰布、方五洲、曲松林

而《中國機長》則聚焦2018年5月川航航班在萬米高空突遇險情時,以機長劉長健(張涵予 飾)、乘務長畢楠(影片中人物名畢男,袁泉 飾)為代表的工作人員臨危不亂處變不驚帶領機上全體乘客平安渡險的經過。

這么對比著看,張涵予扮演的機長從形象上對人物原型的還原度也很高

袁泉的從容優雅更是從藝術的角度完美塑造了乘務長的角色

把故事落在生活的平凡個體上,三部電影都選擇了從小見大的視角,這些人仿佛一個個小點,然后串成線,連成面,快速把觀眾拉入情境。

老戲骨們集體發力

大片之所以成為大片,很大程度上還因為聚集了大批星光熠熠演技高能的大咖,毫不夸張地說,三部影片都是神仙班底。

《我和我的祖國》每個單元中都藏著無數名角,但說到演技,老阿姨首先要為Part6《白晝流星》里的“老李”田壯壯打call。

這個須發皤然、每道皺紋里都刻著風霜的牧民,是一個把心血全部無私奉獻給扶貧事業的基層人員。田壯壯演繹起來毫無表演痕跡,就像是一個樸實的老人在為兩個處于人生歧路的少年指引方向。

說到田壯壯,也許有些寶寶還覺得陌生,但說到第五代導演的領軍人物,陳凱歌張藝謀都會把他這個北電導演系同班同學、老大哥給推上首座。

田壯壯出生于電影世家,母親于藍是與趙丹、白楊、秦怡、王丹鳳、孫道臨等齊名的著名演員。

田壯壯小時候與父母兄長的合影

此外,老戲骨李雪健是他表弟,趙薇則是他在導演系帶的研究生。

細看看這表兄弟倆確實長得有幾分像

話劇《求證》劇組合影時趙薇很自然地就挽著導師田壯壯的手臂

田壯壯的導演作品雖不多,但張震張艾嘉主演的《吳清源》都品質上乘。

《吳清源》劇照

近年來,田壯壯不時以演員身份亮相,帶來不少驚喜,如張艾嘉作品《相愛相親》里的“孝平”就為他贏得了第38屆金像獎的最佳男主角提名。

劉若英導演的《后來的我們》中,許多人都膩味周冬雨和井柏然的愛情線太作,田壯壯飾演的老父親則成了淚點。

這次出演《白晝流星》可以算作是田壯壯陳凱歌老鐵情誼的延續,畢竟兩人是發小和同窗,一直以來私交甚篤。出演陳凱歌負責的單元,捎帶給陳凱歌兒子陳飛宇示范何為演技,也不會讓人意外。

自然,葛優的加盟也再次說明“”大爺始終是大爺”。這張臉出現在銀幕上,情不自禁的就愛了。

你會為他在《北京你好》單元中扮演的中年離異的哥“張北京”抽中奧運會開幕式門票后的得瑟露出微笑,也會為他頂著前妻和兒子的誤會把門票讓給失去父親的孩子而動容。

從一開始“張北京”由于職業習慣時刻半弓著背,謙卑里透出一絲絲滑頭。

再到脫胎于雙截棍耍棍動作的浮夸式翻臂展示門票,短短一組鏡頭,葛優的一舉一動里全是戲。

至于黃渤,從《前夜》單元開始那個有點迂腐書呆氣的公然出言質疑“萬無一失”要求的工程設計師。

到最后克服恐高心理爬上旗桿頂端焊接好人工阻斷裝置球后,對著合作的軍人代表(王千源 飾)憨厚一笑,敬了個禮,態度的轉變中預示著來自不同領域的他們在大的歷史背景下逐步加深和情感的逐步接納,也是不動聲色里暗藏玄機的演法。

更不用說《攀登者》里章子怡連眨眼頻率都要細摳出環境對角色影響的精準控制了,她的講究細節讓吳京張譯都交口稱贊。

至于章子怡同窗袁泉在《中國機長》里的眼神流轉也是早被觀眾吹爆。她飾演的畢男從一個航向變動的細微調整里就覺察出了異常,內心驚濤駭浪卻只化為一個略帶疑問憂慮卻強作鎮定的凌厲眼神,抬眼望向杜江時仿佛在用眼睛說話:“不妙,有狀況。”

對比一下時下的瞪眼式演技,哪個表情更能把實質的危機感傳遞給觀眾,不言而喻。

而張涵予作為硬漢演員的代表人物,外形粗獷,表演卻從不粗糙。10月2日,“張涵予臺詞還原度”的話題成為熱議焦點,他近乎零瑕疵地再現了機組當天的錄音,氣口、語調分毫不差。

在處在極度危險的時刻,張涵予飾演的“劉機長”一根顫抖的手指在顛簸的機身中堅持摁向控制按鈕的畫面,無聲地表達著人物對于職責的堅守。

張譯吳京杜江歐豪跟自己杠上了

在票房黃金檔口,能夠同時橫跨幾部作品,絕對是演員實力和人氣的一個體現。

吳京的“分裂”并不讓人驚訝,從《戰狼》系列到《流浪地球》,他的票房號召力已得到市場檢驗。最難得的是,吳京不僅有武術冠軍的利落身手,演起文戲來也是張弛有度。《攀登者》里他扮演的方五洲一方面是可以縱身一躍跳過冰裂縫的“能力者”。

另一方面,又是一個可以置自己生死于度外、卻把隊友生命當成自己責任的leader。面對隊友的抱怨,他嘴唇顫動眼含熱淚,卻什么也沒有解釋。

在方五洲之外,吳京在《我和我的祖國》的《奪冠》里的客串出演,則回到了“吳京”的印象標簽。

吳京在《攀登者》拍攝時,稱張譯是他這部戲最驚喜的收獲。但是也“坑了”張譯,稱他不會接受其他電影的邀約。最后的呈現是,他們都集體出現在了《我和我的祖國》里。

雖然好友之間的玩笑逗趣,但是吳京說張譯是驚喜確實預言成真,從《士兵突擊》、《雞毛飛上天》等等作品到這個長假的作品疊加,張譯的演技得到了更多認同。

又大又厚的醫用棉紗口罩也擋不住一雙會說話的小眼睛散發魅力。

遭受輻射傷害后的他溜出醫院,意外遇上了苦等了音訊全無的他3年的對象,他從眼神閃爍想逃避,甚至背過身去遮掩慌亂,到惶急愧疚卻有口難言,再到突然聽到勝利喜訊后欣慰而釋然的微笑……

最后他隱沒在人潮洶涌之中,告訴你何謂“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不多說,直接上圖品一品。

在《攀登者》里,張譯卻變身冷面指揮曲勁松。他在首次登頂珠峰時因故失落了攝影機,致使首登不被認可。而他半只腳掌凍傷截肢,失去了再次登頂的希望。這些隱痛日夜啃噬著他,累積成一種執念。

夢想功敗垂成的失落感甚至讓他對曾經救過他的隊友心懷怨恨。

新一代登山隊員集結后,身為副指揮的他在訓練時對同樣兼任攝影師的李國梁顯得格外嚴苛,其實是寄望于這個后輩能夠完成他未盡的夢想。

執念太深,使得他在指揮第二次登頂行動時過于急躁冒進,這時的曲勁松才意識到輕言犧牲是多么殘忍。

歉疚和恐懼壓垮了這個原本堅強的漢子,方五洲短暫失聯的那段時間里,他連續不斷甚至聲調都變了的呼叫透露出他內心的崩潰與痛苦。

曲松林毫無疑問是個不完美卻真實鮮活的人物,張譯用他細膩的揣摩讓這個人物的冷硬和脆弱都變得合情合理。

對比這兩位已有諸多獎杯在手的戲骨,杜江和歐豪的分身戲法顯現出年輕演員的修養。

長了一張偶像臉的兩人近年來都是奔著硬派小生的路數走,兩人在《中國機長》里的同框也成為《烈火英雄》之后兄弟情的延續。

而在《我和我的祖國》里,兩人分處不同單元,卻冥冥之中有串聯。

歐豪動不動就爬上房頂廣播求助的場景好笑里又帶著那個年代特有的純真

杜江神還原了“最帥旗手”

為了新角色,年輕演員們也有較勁的地方。杜江在38度高溫里背著丁字架練站姿,一分鐘就可以汗濕整件襯衫,讓許多人都看到了演員的初心。

這樣的姿態在胡歌、朱一龍、宋佳、佟麗婭等年輕演員的戲份里都有完美展示。

ENDING

三部大片都是戲骨扎堆,可以細數的演員實在太多太多,但《東方之珠》唱起來的時刻,惠英紅颯爽英姿的轉身讓人跟著激動。

就連10歲的“小張無忌”韓昊霖在《我和我的祖國》里也出色扛起了主演大梁。

關于三部電影孰好孰壞已有太多爭論,然而回眸來看,三部電影撐起來長假的各種新聞焦點里,最讓人感覺可貴的是演員們的專業精神在發光。與其爭論票房如何,三部電影也都全面展示了優秀演員們的專業功底,如果這些表演片段可以作為之后的許多范本,也會持續閃閃發光。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广东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