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數據“偷偷”給貧困生發飯補,中國的大學藏著最暖心的科技

原標題:用大數據“偷偷”給貧困生發飯補,中國的大學藏著最暖心的科技

天下網商記者 貢曉麗

“親愛的同學,你好!學校通過分析餐廳一卡通消費數據,結合你在學校的綜合表現,近期為你發放隱形資助720元……”近日,西安電子科技大學一些學生收到了一條短信,飯卡里還憑空多出720元錢,這讓同學們有些摸不著頭腦。

原來,這些錢是學校對貧困學生“偷偷的資助”。沒有提交受助申請,沒有現場演講“比慘”,也沒有班級內部評議……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偷偷”地給203位貧困學生飯卡里打了錢。這份獲資助學生的名單,來自于時下最熱門技術——大數據分析。

利用大數據“隱形資助”學生,不僅可以解決一些貧困學生生活上的壓力,又可以維護他們的尊嚴。而精準高效的大數據分析背后,是善意的人性。

偷偷發補助

據報道,西安電子科技大學通過自主開發的大數據平臺,分析了學生2018年在學校刷一卡通的數據,找出每月在食堂吃飯60次以上、每天吃飯低于平均值8塊錢的學生進行資助。按照每天6元的補助標準,一學期720元餐補,悄悄打進了一些學生的飯卡。

西安電子科技大學信息網絡技術中心的老師介紹,學校自主開發的數據平臺從18.73萬條的數據之中,找出了去年一年每個月在食堂消費60次以上的學生,過濾了不太在學校食堂吃飯的學生的異常數據。

系統找出了310個學生,這310個學生的消費遠低于全校的平均水平,有144個學生是經過學校困難認定的學生,還有166個學生不在困難學生數據庫里。于是,經過輔導員二次核查,其中有59人平常生活非常簡樸。最終,學校確定了這203個學生作為資助對象。

這樣的做法確實很暖心,省去許多不必要的“繁瑣”,真正能夠做到“精準扶貧”,“潤物細無聲”地把資助學生事做得“淋漓盡致”。

但這種“隱形資助”的做法卻不是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原創,中科大在2004年就采用這種辦法來給貧困學生發放補助。

“為什么給我打錢”

中科大的故事被人們熟知,還是來源于中科大畢業的校友Shannon在知乎的分享。

“剛上大學的時候,由于家庭條件不好,我特別節省,每天在食堂吃飯不超過六塊錢,早餐兩根油條一杯豆漿,一塊二。午餐晚餐的話,我們學校的食堂是可以打半份菜的,所以每次就4毛錢米飯加3個半份菜,兩塊錢左右。晚上上完自習回來如果餓的話,最多再加個茶葉蛋。”

Shannon說,就這樣過了一陣子。突然有一天,收到來自校園一卡通管理中心發來的郵件,讓他去領取生活補助360元。

“我一下子就蒙了,我從未跟人說起我的家庭情況,盡管學費是父母貸款,但在大學里我從沒跟任何人說過我的家庭情況不好啊。”Shannon跑到一卡通管理中心詢問:“我從沒申請過生活補貼,是不是弄錯了?”

工作人員的解釋讓Shannon瞬間熱淚盈眶,“學校會監測每個學生的一卡通在食堂的消費情況。如果每個月的消費低于200元,就會自動給你打生活補助。”

Shannon的這個回答,在知乎上收到了9.5萬個贊。

想偽裝貧困生騙補助?沒戲。

一個家庭條件很好的同學聽說了發生在Shannon身上的故事,動起了歪腦筋。于是,他在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里,靠不去食堂刷卡吃飯將校園一卡通消費控制到最低。可期待中的補貼始終沒有來,經過詢問,工作人員告訴他:“你的消費記錄顯示你很少在食堂吃飯,所以算法認為你不是貧困生。”

對于這個“暖心+智慧”的故事,網友們紛紛點贊:“僅僅用一個簡單的電腦程序,就解決了學子自尊和經濟窘迫的對立面。人文關懷,亦是對學子無聲的教育,大贊!”

再精確的算法,也是從補足漏洞開始的。比如有些女生因為節食消費較低,還有一些本地學生經常回家用餐,或者部分學生在校外吃飯等。這些都會造成基于一卡通數據分析的結果與真實情況不一致。為此,學校從2005年起改進數據統計和分析方法,利用網絡對新生心理及家庭狀況進行詳細調研,并結合各院系所掌握的學生生活情況,建立了每學期更新的貧困生數據庫。通過細致的數據統計和優化后的大數據分析算法,篩除那些不能反映真實情況的“壞數據”,為真正的貧困生提供資助。

據了解,十多年來,中國科技大學已經利用這種基于大數據的“隱性資助”方法,累計資助貧困生4萬人次,資助金額超過600萬元。全國其他一些高校也到中科大“取經”,這種“低調而暖心”的做法逐漸在越來越多的大學里推行。

“隱形資助”學校越來越多

南京理工大學,研究孩子飯卡,如果一個孩子,一個月在食堂吃60頓飯,平均一頓都不到7塊錢,就給孩子飯卡打錢,保證孩子每頓飯能吃飽。

鄭州大學,同樣是研究孩子的一卡通消費,學校挖掘出很多不愿意拿補助的孩子,鄭州大學決定,對于每個月消費不到120的孩子,學校往他們卡上打錢。

成都的電子科技大學,有一套專門的系統,只負責去找“隱形貧困”的孩子。這套系統,記錄了學生各類在校消費,比如吃飯、買水果、日用品花多少,坐學校班車情況等等。再結合學生勤工儉學、獎學金情況、家庭經濟等等進行綜合分析,最后計算機會給出一份名單,告訴學校應該補助誰。

諸多大學也用自己的行動推動了教育政策的改進。2017年教育部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和規范高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工作的通知》指出,要精準分配資金名額,明確重點受助學生,這其中就包括“采用隱性的方式,避免大張旗鼓地把困難學生與非困難學生割裂區分開”。

除了經濟支持,其實,對受資助的學生而言,更重要的是資助過程中所實現的育人效果。教育部在2017年印發的《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質量提升工程實施綱要》中也將資助育人納入“十大育人體系”,并明確要求把扶困與扶智、扶困與扶志結合起來,形成“解困—育人—成才—回饋”的良性循環。

哪怕是畢業十幾年后再回憶,學校帶給Shannon的溫暖和感動,依然讓他記憶猶新。

貧困人口精確統計也靠大數據分析

看清真貧,才能幫扶真貧。除了學校管理,政務工作中,當然也少不了大數據的參與。為了確保把真正的貧困人口、貧困程度、致貧原因了解清楚,國家在2016年開始建立扶貧開發大數據平臺,兩年間完成了貧困人口數據的精準統計。一個個貧困家庭的畫像從模糊變得清晰。扶貧政策也找到了精準識別、對癥下藥的依據。

41歲的徐冬雪,生活在國家級貧困縣吉林省白城市通榆縣。這一帶的土地鹽堿化比較嚴重,十年九旱。老徐家全年收入也難以負擔病重的兩位家人。

國家扶貧開發大數據庫中,僅老徐一家的情況就要錄入上百項精細指標。系統很精準地把他家劃入因病致貧的類型。白城市依靠這些數據就能計算出當地的幫扶賬單。

要扛起貧困家庭的負擔,最終要讓主要勞動力多賺錢。白城還推出了托管經營、貧困戶+合作社、貧困戶+龍頭企業等增收舉措。

在數年之前,我們還難以精準挖出各家各戶的窮根。但依靠9000多萬人口的數據庫,我們看清了這本難念的經:目前,最主要的致貧原因是疾病,超過三成的貧困群眾受到病痛困擾。緊隨其后的分別是缺資金、缺技術、缺勞力、殘疾、孩子上學等原因。大數據精準識別,正在為貧困家庭開出精準脫貧的良方。

2016年10月,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發布的《人類發展指數之生活水平維度:應用大數據測量中國貧困》報告指出,使用大數據提供的動態信息來測量貧困,將會發揮日益重要的作用。盡管大數據本身實時、動態的性質無法避免誤差的存在,但大數據分析法仍是對傳統的訪談調查法、問卷調查法的重要補充,通過大數據對貧困進行多維度的描述,對扶貧決策具有重要參考價值,對推動中國在2020年前實現精準扶貧目標具有重要意義。

在互聯網世界的話語體系里,大數據通常被形容為無所不能,所謂“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用精確的算法給用戶畫像,這其中“殺熟欺生““隱私泄露”的風險也一直被指摘。但不管是校園這個小群體,還是政府扶貧的大工程,我們體會到“大數據骨子里是有溫情的”,看似冰冷的數字,一旦和生活相融,也能產生意想不到的溫暖價值。

貧困人口的識別一直是精準扶貧工作的難點。而大數據的出現,使得不管是學校還是政府的幫扶難題迎刃而解。新技術往往會以其特有的未知性、前瞻性,沖撞我們的心理認知舒適區。而越來越多的大數據帶來的暖心事件,讓我們充分認識到,數據的“善”在于人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广东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