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婷成長史:險些輟學 父親農用三輪車碾出冠軍路

原標題:朱婷成長史:險些輟學 父親農用三輪車碾出冠軍路

10月1日,剛剛奪得世界杯冠軍的中國女排隊員和郎平教練在國慶游行的彩車上齊齊亮相,彩車上寫著“祖國萬歲”。

時間回到北京時間9月29日下午,中國女排在2019世界杯最后一場比賽中,以3:0完勝阿根廷隊。至此,中國女排以十一連勝的完美戰績結束了全部比賽。

2019年9月29日,日本大阪,2019女排世界杯頒獎儀式,中國女排11連勝奪冠,朱婷和主教練郎平在頒獎儀式后合影。

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中國女排勇奪奧運金牌,朱婷再次當選為MVP(最有價值球員)。一年前的女排世界杯,朱婷也是萬眾矚目的MVP。2016年10月,朱婷以年薪110萬歐元加盟土耳其女排豪門瓦基夫銀行隊,成為繼姚明、劉翔之后又一位國際體壇巨星。

榮光背后的朱婷是一位地道的農家女孩,家世坎坷:因家庭變故,朱婷的父親舉債度日;朱婷備戰奧運期間,母親面臨雙目失明。為讓朱婷安心訓練,父親朱安亮兩次含淚向女兒編織謊言,并駕駛家里“突突突”的農用三輪車,碾出了朱婷的奧運金牌路。朱安亮與朱婷的父女深情催人淚下,蕩氣回腸……

忍痛隱瞞傷情

她在家庭變故中成熟

朱婷1994年11月出生于河南省周口市鄲城縣秋渠鄉朱大樓村,父親朱安亮和母親楊雪蘭是地道淳樸的農民。朱婷上有姐姐,下有妹妹。朱安亮農忙時和妻子種地,農閑時在村里修機動車,勉強能養活一家人。

朱安亮身高1.86米,楊雪蘭1.79米,受遺傳影響,朱婷12歲身高就躥到了1.72米。2006年9月,朱婷讀初一了,2007年2月新學期開學,朱安亮對朱婷說:“你姐姐的成績比你好,你就別上學了。”朱婷哀求父親:“爸,我想讀書,一放假就打工掙學費。”朱安亮不為所動。

趁爸爸沒注意,朱婷還是偷偷背著書包去了學校。 朱安亮緊追過去,班主任得知情況,趕來對朱安亮說:“朱婷這么小,不能輟學。她身高出眾,適合搞體育,你不妨帶她去周口體校試試。”

于是,朱安亮駕駛家里的農用三輪車,載著朱婷趕往周口體校。二月的河南春寒料峭,冷風嗖嗖從耳畔刮過。朱婷被母親用圍巾包裹得嚴嚴實實,只露出兩只眼睛。

周口體校的教練對朱婷的身高非常滿意。通過百米跑、雙腳起跳摸高、墊球等測試,教練興奮地對朱安亮說:“朱婷是我見過的最有天賦的排球苗子,這個孩子我們要了!”朱婷如釋重負。然而,當得知每年學費高達上萬元時,朱婷悄悄拽父親衣角:“爸,我不上體校了,咱們回家吧。”父親沒有依朱婷。

因家里積蓄有限,第二天,朱安亮和妻子拎著自家蒸的花饃,去親戚家借錢。朱家的親戚全在農村,手頭都不寬裕,但還是你500、他1000地給夫婦倆湊錢。經過三天的奔波,朱安亮和楊雪蘭終于艱難湊齊了學費,滿懷憧憬將朱婷送進周口體校。

不久后的一天上午,朱安亮在修車鋪修理一臺農用車時,吊車繩突然斷裂,車身重重壓下來,將趴在地上專注擰螺絲的朱安亮砸傷,造成他的腰部嚴重骨折,經醫院診斷,必須馬上接受手術治療。

朱安亮忍著鉆心劇痛叮囑家里所有人,一定要瞞著朱婷,以免她擔心爸爸的身體而影響訓練。為籌集十多萬元巨額手術費,朱安亮讓妻子將家里存放的糧食、小麥收割機等一切值錢的東西都變賣了,湊了3萬元。他又找親戚朋友借錢,這才湊齊了手術費。

3月初,楊雪蘭租了一輛車,將在鄭州醫院成功手術的丈夫接回了家。朱安亮在家臥床休養,朱婷懂事的姐姐主動輟學,赴無錫打工還債。朱安亮再次告誡妻子和大女兒不要告訴朱婷。就在這時,朱婷因生長發育過快,訓練強度大,渾身關節疼痛。她三天兩頭給父親打電話:“爸,我想退學。”朱安亮焦躁不已。

5月11日,朱安亮接到了教練的電話:“朱婷訓練消極,我說她幾句,她就賭氣回家了。”朱安亮血壓驟升,腦子里嗡嗡作響。

下午,朱婷拎著行李回來了。一進家門,發現媽媽容顏憔悴,爸爸竟然躺在床上一動不動,面容消瘦,頭發白了不少。朱婷哭著問:“爸,你這是咋了?”楊雪蘭含淚講述了朱安亮意外受重傷,家里欠下十多萬元巨債,及朱婷的姐姐輟學打工的家庭變故。朱婷的心被撕裂了,淚如泉涌。朱安亮哽咽著告訴女兒:“爸爸就是不想影響你訓練,希望你將來有出息。現在你是家里唯一的希望,要是你退學了,我和你媽這輩子就沒什么盼頭了。醫生說,我的手術很成功,只要在家靜養一段時間就會慢慢好的,你千萬別擔心啊。”

那一刻,朱婷徹底讀懂了父親。原來父親謊言背后,浸透著身心的劇痛和對自己的全部希望!朱婷流下了懊悔自責的淚水:“爸、媽,都怪我,讓你們太操心了。爸,你一定要好好養病,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拼命干活了。媽,你把爸照顧好,管好。請放心,從此我不會再讓你們失望!”次日,朱婷返回體校,開始為改變自己和一家人的命運拼搏!

“突突突”農用三輪車

碾出排球天才冠軍路

此后,朱婷成了周口體校訓練最刻苦的孩子,每天起跳、揮臂扣球數百次;雙休日,別的同學回家休息,朱婷經常一個人在訓練館練習掂球、發球,球技突飛猛進。

而為挑起家庭的重擔,朱安亮積極康復,加上妻子的精心照料,兩個月后身體漸漸恢復。他迫不及待在電話里向女兒告知喜訊,朱婷心中的痛和糾結這才漸漸淡去。歲月如水,沉淀了父女倆的牽掛和深情。

朱婷從小吃爸媽親手做的饅頭、腌制的咸菜長大,格外想念家里饅頭和咸菜的清香。一次朱婷給家里打電話,無意中對父親說:“爸爸,我好想吃家里的饅頭和咸菜,學校食堂里雖然也有,但不是家里的味道。等我放假回家了,一定要把咱家的饅頭吃個夠。”女兒從小離家,沒有享受多少父愛母愛,朱安亮決定給女兒送咸菜饅頭。自己是普通平凡的農民,能幫女兒的只有這些。

從2007年10月起,朱安亮開始每個星期給女兒送饅頭和咸菜。每逢星期六凌晨兩點,朱安亮就駕駛家里的農用三輪車,帶著20個饅頭和一罐自家腌的咸菜趕往體校,偶爾會帶點炒熟的肉絲。經常天還未亮,朱安亮就到了。他趴在方向盤上休息兩個小時,待朱婷起床后,再將饅頭和咸菜送到女兒宿舍。朱婷將咸菜貼近鼻子,幸福地對父親說:“爸爸,真香。”說完,她解開塑料袋,拿起一個饅頭大口吃起來。朱安亮臉上浮現出舒心的笑容。

一次突降大雨,三輪車卷起的泥漿濺了朱安亮一臉一身。為不給女兒丟面子,他躲到一處公共廁所里,將臉頰和棉衣棉褲上的泥點弄得干干凈凈。結果全身都弄濕了,在寒風中凍了一天。回到家,朱安亮高燒達40°C,病了整整一個星期……

從朱大樓村到周口市體校路途遙遠,朱安亮每次往返需8個小時。每次體校放假,朱安亮就駕駛農用三輪車將女兒接回家,開學時再用三輪車將女兒送回體校。這位農民父親,駕駛著“突突突”響個不停的農用三輪車,碾出無數道深深的車轍,也碾出了朱婷的人生夢想……

2008年,表現出色的朱婷被選拔進入河南省體育運動學校,她對自己的要求更高,訓練也更加刻苦,絲毫不敢懈怠。

2010年6月,河南省少年女子排球賽在開封舉行,朱婷表現搶眼,被省青年女子排球隊主教練詹海根招致麾下。如此一來,朱婷不僅不需要父母再負擔學費、生活費,每月還有津貼。她一分錢也舍不得花,全存下來交給父親還債。

經詹海根等教練精心雕琢,朱婷脫穎而出。次年,朱婷順利入選國家青年女排。而此時朱家還欠10萬元債務,朱安亮承受著巨大的經濟壓力。2012年春節,朱婷回家陪父母過年。她向父親承諾:“爸,以后別這么拼了,家里的外債交給我來還。相信我有這個能力。”此時女兒個頭比自己還高,眼神是那么沉穩堅定,朱安亮心中升騰起一種暖暖的踏實。

2013年6月,世界青年女排錦標賽在捷克布爾諾打響,中國隊在時隔18年后再次奪魁。作為隊里的頭號得分手,朱婷扣球成功率達52.48%,榮膺最佳得分、最佳扣球以及MVP三項大獎。賽后,國家女排主教練郎平破格將朱婷召入國家隊。

接到通知時,朱婷正在家休假。朱安亮駕駛農用三輪車,送女兒坐火車趕往北京。車站告別時,他叮囑女兒:“到了國家隊,要尊重教練,團結隊友,別鬧情緒。咱是農村孩子,走到今天不容易。”朱婷點點頭:“爸,經歷了生活的風風雨雨,我早就不是當年那個鬧著回家的小丫頭了,不會讓你和媽媽失望。”朱安亮與女兒灑淚而別。

此時,朱婷身高已達1.95米,扣球高度達3.27米,摸高3.32米,被郎平譽為“國內30年才出一個的排球天才”。然而,朱婷雖身高突出,體重卻只有70公斤,兩只胳膊依然纖細,訓練時間一長就體力不支。朱安亮焦急萬分,在電話里向詹海根教練詢問對策。教練告訴他:“朱婷訓練強度大,營養跟不上,最好給她多補充些蛋白質,否則會影響運動成績。”

朱安亮如獲軍令狀,連忙將家里新收的玉米賣了,買了4罐蛋白粉,楊雪蘭積攢了200枚土雞蛋。兩天后,朱安亮千里迢迢進京給女兒送父愛。 從父親手里接過沉甸甸的土雞蛋和蛋白粉,朱婷流下了長長的熱淚。 什么叫父愛深沉? 父親為自己付出的點點滴滴就是最好的詮釋。

朱安亮身上的韌勁和堅強,深深激勵著女兒。出眾天賦加上魔鬼訓練,讓朱婷漸漸成為中國女排最讓人放心的頭號主力。此后一年多時間,朱安亮又三次進京給女兒送營養品。父愛滋潤下,朱婷的體重增加到75公斤,肌肉力量明顯增強,扣出的球像一發發威力無窮的炮彈。

2015年9月,第十二屆女排世界杯在日本舉行,中國女排以10勝1負的驕人戰績摘取金牌。這是中國女排時隔11年之后再次登上世界巔峰。進攻核心朱婷當選為MVP,被國際排聯官網譽為“世界第一主攻”、“世界女排超級球星”。

凱旋歸國后,朱婷回家探望父母。到達火車站后,當地體育部門熱烈迎接,并準備用專車送她回家,被朱婷婉拒了。她還是讓早就等候在那里的父親,駕駛“突突突”的農用三輪車載自己回家。此時,父女倆沒有眼淚和悲傷,充盈在朱婷心頭的是滿滿的喜悅與幸福,清脆的笑聲在空中飛揚。

到家后,朱婷用比賽獲得的獎金,替家里還清了全部債務,朱安亮和楊雪蘭感到前所未有的輕松。而歲月流逝與朱婷取得的輝煌,也讓朱安亮夫婦的心徹底踏實下來,對未來充滿憧憬……

苦心編織謊言

父女深情蕩氣回腸

2016年春節,朱婷回河南與家人團聚。朱安亮買回一只上好的活羊,準備殺了給女兒熬湯喝。可羊還沒來得及殺,朱婷就于大年初二一大早返回國家隊。朱安亮眼里涌滿遺憾的老淚:“孩子,你12歲離家,這些年待在爸爸媽媽身邊的時間太少了。我總想給你點父愛,可沒有機會。”朱婷動情地告訴父親:“爸,等奧運會結束了,我會守在家里喝你親手熬的羊湯。”

楊雪蘭患有先天性高度近視,2016年4月,她又得了白內障,雙目幾近失明,一見光眼睛就疼痛流淚。縣醫院的眼科大夫告訴朱安亮:“你愛人的眼睛現在還有微弱光感,趕緊手術,再拖下去有失明的危險。”楊雪蘭沉浸在巨大的恐懼中,朱安亮滿腹焦慮地四處聯系醫院。

4月下旬,朱婷給家里打問候電話,楊雪蘭無意中說漏了嘴:“你爸在給我聯系醫院,等一會兒我們再通電話。”朱婷頓時緊張起來:“媽,你怎么了?”楊雪蘭正想將自己雙目幾近失明的事告知女兒,朱安亮從臥室沖出來,一把搶過電話,再次向女兒編織謊言:“你媽媽除草時,眼睛被玉米葉刺紅了,我給她滴幾天眼藥水就沒事了,不用去醫院。”

雖然朱安亮編織的謊言合情合理,但朱婷內心還是掠過疑慮。此時女排備戰如火如荼,朱婷每天早晨6點就起床訓練,直到晚上8點才結束。晚上10點,隊員們回宿舍休息了,朱婷因牽掛母親的眼疾,還要給家里打電話。為打消朱婷的疑慮,5月3日,朱安亮一字一句教楊雪蘭背誦報紙上的文章。待妻子倒背如流后,他給朱婷打電話:“你媽眼睛好了,連報紙上的小字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朱婷半信半疑。朱安亮對妻子說:“來,給女兒念一段。”楊雪蘭接過手機,給女兒“表演”讀報紙。朱婷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5月中旬,朱安亮帶妻子趕往鄭州,醫院的專家為她實施了雙眼晶體置換等手術。不久,楊雪蘭康復出院,兩眼視力漸漸恢復。為巧妙地給女兒傳遞喜訊,朱安亮在電話里告訴朱婷:“現在農活不忙,我帶著你媽媽去鄭州短途游了。”蒙在鼓里的朱婷開心極了。

2016年7月30日,朱婷隨中國體育代表團開赴巴西。朱婷吃不慣西餐,最愛的還是家鄉的面條。朱安亮專門做了10斤掛面,還買了一口小鐵鍋,于出征前趕赴北京送給女兒。每一根面條就是父親的一份牽掛和期盼,朱婷決心以驕人戰績回饋父親。

8月20日,中國女排與世界勁旅塞爾維亞在巴西拉卡納奇諾體育館展開巔峰對決。為此,朱安亮夫婦特意買了一臺52吋的液晶電視,擺放在自家院子里。親友、鄰居和媒體記者趕來了,200多人圍在一起收看現場直播。當中國女排以3∶1擊敗塞爾維亞奪取金牌時,院子里沸騰了。

里約奧運會,朱婷再次驚艷世界排壇,全部8場比賽獨得179分,再次當選為MVP。從里約凱旋,朱婷破例在家休整了4天,一家人其樂融融。

9月5日,朱婷意外從褥子底下翻出了媽媽的眼部手術病歷。朱安亮歉意地說:“對不起,爸爸又對你撒謊了。”朱婷能體會到媽媽面臨雙目失明時,父母的恐懼、壓力、無助,及雙親走過的驚心動魄的歲月。父愛再次在朱婷內心激起溫暖:“爸,你雖說是農民,沒有文化,但在我心里最偉大!”朱安亮眼里涌淚:“爸是普通人,能為你做的也只有這些……”

鑒于朱婷在國際排壇的地位,周口市相關部門將朱安亮接送朱婷的農用三輪車,當成特殊見證物永久收藏。工作人員來取車時,朱婷央求父親:“爸爸,我想再坐一次你的三輪車。”朱安亮發動破舊的農用三輪車,載著女兒圍著村子轉了三圈。

坐在顛簸的車廂里,聽著熟悉的“突突突”的發動機聲,與父親走過的風雨歲月洶涌而來:10年前,自己還是一個12歲的青澀小女孩,父親就是用這輛農用三輪車,載著自己去體校,進而走上排球之路。每次體校放假,父親也早早駕駛這輛車等候在校門口,然后將歸心似箭的自己載回家,開學時又滿懷希望送自己回體校。

一切仿佛歷歷在目,只是那時父親還是一個40出頭的中年男人;而今父親老了,滿頭白發在風中飛揚,朱婷熱淚盈眶。每一道車轍,每一聲“突突”作響,每一縷青煙,就是朱婷與父親一段難忘的故事。這輛不起眼的農用三輪車,載起了朱家兩代人的夢想。風一吹,朱安亮也熱淚盈眶,但是,這是幸福喜悅的淚!

2016年10月,朱婷以年薪110萬歐元加盟土耳其女排豪門瓦基夫銀行隊。為反哺父母,她給雙親在鄲城縣城購置了一套三居室,還給父親添置了一輛小轎車。朱婷打算不再讓父母種地、修車,存一筆錢讓雙親過上安逸的晚年生活。朱安亮明確拒絕了:“我和你媽是農民,還是離不開土地。孩子,你走到現在,得到了太多人的幫助,現在有能力了,應該回饋社會。”

在父母支持下,朱婷捐資為鄉親們修了一條20公里的柏油路,并捐建了一所養老院。成千上萬網友稱贊朱婷是“最美最有愛心的女孩”!

11月中旬,朱婷趕赴土耳其,開始了海外拼搏生涯。此后3個多月時間,朱婷帶領瓦基夫銀行隊取得了15連勝的驕人戰績。《環球時報》稱贊朱婷是國內繼姚明、劉翔之后,又一位世界體壇巨星!

女兒有能力掙錢了,但朱安亮夫婦的生活依然沒什么改變,還像從前一樣修車、種地、喂雞。受父母影響,朱婷的生活也簡樸依舊。在土耳其,她自己去超市采購食材,在公寓里做飯。她平時穿的是運動服,也不用高檔化妝品,背包也是普通品牌。

2017年1月28日大年初一,朱婷在手機視頻里給父母拜年,并曬出自己做的幾道美食。她驕傲地告訴父親:“爸,5月份土耳其聯賽一結束,我就可以回家了,到時給你做正宗的土耳其美食。”朱安亮一臉幸福:“太好了,爸盼望這一天早點到來。”雖相隔萬里之遙,但父女倆的心緊緊連在一起,從未分離!

來源:知音(ID:zhiyinchuanmei),作者:涂筠(知音傳媒集團主任編輯,資深記者,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 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广东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